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饭 岛 爱,新手必看

老王先是一愣,何璇居然没有穿罩罩,而此时,何璇的上部贴在老王的脸上,一股股摄人心魄的香味,还有那俩,都是引诱着老王。

  两坨更是直接将老王的脸部给夹在了中间,温暖,柔软,舒适,只不过这个姿势,不太好。

  毕竟何璇现在身处高处,需要尽快把何璇弄下来,好好享受一番!老王喘着粗气,从两坨之间抽身出来,他有些迫不及待,将连衣裙脱了下来,放在鼻子山闻了闻, 一股女人的体香。

  这种香味,持续刺激着荷尔蒙,他觉得下方快要爆炸的同时,更是有一种强行要了何璇的冲动。

  老王伸出手,放在何璇腋下,何璇腋下干干净净的,手感极佳,他双手稍微使劲,将何璇抱了下来。

  不过老王并没有直接让何璇从她身上下来,而是告诉何璇,说道:“你夹着我,慢慢往下滑!我有点抱不住你,别等一下我们两一起摔倒了!何璇很听话,夹得非常紧,而刚刚抱下来的时候,那一对傲人,也从老王的脸上,慢慢往下滑,老王直接把舌头伸出来,让何璇那柔软的皮肤,从他舌尖上划过。

  何璇一直滑到老王腰部的时候,那块顶着老王的那里,蹭着何璇的那块,胸口部位,还有两坨压着,老王被刺激的深吸了口气,差点就投降了。

  “等一下,我把你抱到床上!你别乱动,不然我们两可能一起摔倒!”老王赶紧说道,这感觉,实在太刺激了。

  站不稳都是老王骗何璇的,怎么可能站不稳,他只是想要让何璇在他身上,多摩几次,多舒服几次。

  何璇点点头,紧紧搂着老王的脖子,双腿也夹得特别紧,老王舒服的双手也稍微用力,捏着何璇背部。

  何璇那两坨,在自己胸口蹭来蹭去,别提有多舒服了!老王抱着何璇,往床边上走去,每走一下,那里就蹭着何璇一下,老王不知道何璇此时是什么感觉,但是他感觉非常舒服,简直就舒服爆了。

  走到床边,老王弯腰慢慢将何璇放在床上,裆部已经快要爆炸了,何璇的身体一接触床,马上就睁开眼睛,用双手护着自己上部,以最快速度,将衣服穿了起来。

  她看着老王,委屈的说道:“王老板,你腰带太硌人了,弄得我生疼!”何璇一下来就感觉到了,但是那个位置太私密了,何璇也不好意思说出来,更关键的是,即便是被贴着,除了有点疼之外,她居然有那么一丝丝舒服的感觉。

  而且何璇也感觉到,自己已经有些泛滥了。

  老王狡黠一笑,什么腰带,分明就是他的宝贝!“嗯!新买的腰带,是有点!你也不要叫我王老板,把我都给叫生疏了!叫我王(男人抓胸将机机桶美女口述)哥就行了!”老王笑道,什么王老板,都不好听。

  什么哥哥妹妹啊,这样才好听。

  何璇听到老王这么说,没好气白了老王一眼,这老王怎么这么不要脸,老王的年纪都能做她爷爷了,老王居然不知廉耻的让她叫王哥。

  老王这么好涩,何璇觉得自己可以在老王身上,捞到一点好处,她现在工作都没一个着落,身上的钱,那也是用一点少一点啊!何璇甜甜叫道:“王哥,你刚刚看了我的身体,这房租……你看是不是能便宜一点啦!”略带撒娇的语气,让老王听得心头一酥,他看着何璇,笑道:“刚才光顾着把你抱下来,根本没看清楚!你让我看一看,这个月房租,给你免了!你看怎么样?”其实何璇夹着他的腰部的时候,老王能够明锐的感觉到,自己就是贴在了那个位置,可以有丝袜和内裤拦着,进不去啊。

  走路的时候,一下轻一下重的刺激着那里,老王是舒服了,但是他不太相信,何璇没有一点点感觉,婖她的时候,何璇也应该是有感觉的。

  而且这女孩子有一点点贪财,完全可以利用起来,如果说何璇有了感觉,老王肯定要乘胜追击,将何璇给拿下来。

  “这……”何璇一时之间,有点说不上话来。

  看到何璇犹豫了,老王觉得有戏,赶紧说道:“你放心,王哥就是看看,绝对不做什么!再说了,你看王哥都这个年纪了,也做不了什么啊!”难受啊,老王甚至想要将手伸进裆部活动一下,缓解一下自己。

  不然一直这么撑着裤子,也不舒服。

  何璇听到之后,总算是下定了决心,说道:“那行,不过你答应了哈,这个月,房租可不能收!也就是你把六百块钱,退给我!”老王听到之后,笑道:“没问题,钱包就在我口袋里,你来拿,我刚刚抱你的时候,太累了。

  懒得拿!不过你要先脱衣服!”老王把这些都想的清楚,让何璇把衣服脱干净,然后让何璇将手伸进他的裤袋里,把钱包给掏出来,这样能更舒服一点。

  “行!那你可不能耍赖!”何璇说道,六百块钱虽然不多,但是能够让她吃上一段时间,特别是还没有找到工作,别说六百,就算是一百块钱,也显得非常珍贵。

  老王点点头,坐在床上,说道:“你看我都坐下来了,你还有什么担忧的!”何璇点点头,站起起来,将连衣裙从身上脱了下来,然后就是丝袜,她将鞋子脱了,把丝袜脱了下来,整个过程中,老王看的眼睛都不带眨一下。

  何璇走了过去,弯腰在老王的口袋里摸了起来,而何璇那两坨,在老王眼前晃来晃去,老王现在也顾不上何璇那两坨了,老王的眼睛一直盯着何璇的内裤,那个中心位置,确实出事了,而且感觉似乎糊糊的。

  应该是刚刚有了反应,才会这样!想到这里,老王又起来了几分,何璇在口袋里掏了一会,手很快就碰到了一股灼热,她一开始没弄清楚,毕竟只能感到那里有东西。

  何璇怎么能想到,老王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,那方面,居然还这么厉害!何璇那双软若无骨的小手,碰到老王下方那一刻,老王只觉得全身肌肉绷紧,尾椎骨一阵阵酥麻感,他双手抓住床上的被子,深吸了口气。

  这尼玛实在是太舒服了!何璇丝毫没有意识到,毕竟老王是坐着的,本来口袋就不好掏,她的手在口袋里掏了一会,将手从口袋里拿出来的时候,手里糊糊的。

  看到手心的脏东西,和老王那一副陶醉的表情,何璇终于明白了那是什么玩意,分明就是老王那里,不过何璇也不好说什么。

  何璇将手从这个口袋里抽出来之后,又伸进了另外一只口袋,然后一把抓住,说道:“这是钱包吗?怎么这么硬!”老王舒服的直哆嗦,也顾不得去看何璇下方了,他双手抓着被子,青筋暴起,即便是隔着衣服,被何璇那柔软无骨的小手包裹着,舒服的一批!外加上何璇那两坨,在老王脸上摩着,如同羊脂般的丝滑,带着阵阵清香,老王觉得自己已经达到了人生的巅峰。

  “你自己试试啊!”老王低沉的声音说道,期待着何璇的手继续动起来,如果何璇的手能够动起来,那就美滋滋了啊!本来已经到了临界的点了,就差那么一点点。

  何璇将手动了一下,老王微闭着眼睛,准备享受。

  就在这个时候,何璇突然将手从口袋里抽了出来,正处于这么关键的节骨眼上,这何璇怎么不摸了!老王这心里直痒痒,但是也没什么办法。

   “王哥,那应该是你的腰带吧!王哥还是把钱给我吧!”何璇说道,适可而止。

  老王也是见好就收,也没有拆穿何璇,笑道:“刚刚王哥的腰带是不是把弄疼了,让王哥看一看,如果受伤了,我还给你优惠一点!”自己刚刚舒服了一波,现在也差不多轮到让何璇刺激刺激了!何璇听完,这下开始犹豫起来了,老王虽然年纪大了,但是绝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老狐狸。

  一点一点引诱着自己,如果不把内裤脱了,这老王也看不到什么,再说了,自己已经脱光了,在让老王看看,似乎也没什么。

  何璇咬紧扇贝般牙齿,支支吾吾的说道:“这个,这个也不是不可以!不过我可不能脱了内裤,还有,你不能碰我,做一些过分的事情!不然我害怕!”这最后一层遮羞布,是无论如何,都不能脱了的,这是何璇的底线,她又不是出来卖的,内裤肯定是不能脱得。

  老王十分兴奋,这样一来,自己就又接近了一步,他赶紧点点头,说道:“那你放心好了,你看看王哥,都这么大的年纪了,就算是想,也是有心无力是不是……你王哥以前年轻的时候,没碰过你这么年轻的姑娘,只是想好好看一下!”老王说着,一双眼睛盯着何璇的裆部,想要伸手去抚一下,或者婖一婖,那味道一定非常好。

  光是内内已经无法满足老王的需求。

  何璇点点头,说道:“好吧!不过你说好了,不能动,就绝对不能动我!”“那是肯定的!”老王拍着胸口保证道。

  在老王再三保证之下,何璇才躺了下来,将之分开,为了让老王方便观察,何璇将膝盖屈了起来,这样子虽然有点羞耻,但是为了那一千块钱,可以忍一忍。

  反正自己穿着内内,老王应该不会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。

  老王颤抖的手,趴在床上,双手放在何璇的膝盖上,粉色内内包裹着那里,中间地带,更加的润了。

  

我是一名保安队长,今年二十六岁,体格和长相都不错,因为工作能力出色,才当了两年保安,就得到经理的赏识,提升为公司的保安队长。

  可好景不长,当上保安队长没几个月就出了车祸,导致神经出现问题,被送到一家精神病院接受治疗,还好精神病院的女护工和女医生很多,而且特别漂亮。

  不知道她们是不是因为我这个年纪被撞出神经问题,觉得太可惜,还是其他缘故,很多时候都对我特别照顾,让我在这里过得滋滋有味。

  可有一件事情,我不敢告诉这里的医生,那就是我已经恢复了,不敢说是因为我担心我去找医生,坦白我恢复的事情,会让医生觉得我的病情更加严重,这样的事情,并不是没有先例。

  我知道想出去没那么容易,所以并没有表现出来,依旧装作一个精神病,暂时呆在这家医院里面,打算找机会逃出去。

  不过这几天晚上,我睡觉时一直听到有人在喊我的名字,迷迷糊糊的,不知道是做梦还是幻觉,所以我今晚上特意没有睡着,躺在床上等待着那喊我的声音。

  时间一点点过去,这个点其他的病人应该都沉睡在梦里,我反而是越来越精神,期待着那熟悉的声音。

  “张千……”来了!忽然听到这几天晚上都能听到的声音,一下子机灵了起来,发现声音是从医院走廊外的更衣室传来的。

  我立马起身光着脚下床,因为我的病房在走廊尽头,病房房门正对着更衣室的,所以打开房门之后,我一眼就能看到更衣室的情况,里面灯光昏暗,房门半掩,隐隐约约能见到里面有个女人。

  长发披肩,身材苗条。

  那……是杨姐!而且从我这个角度,能够隐约看到杨姐正半躺在更衣室的凳子上。

  她……她在干什么?!而且还喊着自己的名字?想到这儿,我的心跳一下子就加快了起来。

  杨姐,原名叫杨芸,是这家精神病医院的护士。

  杨姐平时的工作就是负责照顾我,因为长得漂亮,医院里有不少男医生都在追求她,可是,我万万也想不到,她居然会半夜在更衣(瓶子塞下体小说)室喊我的名字!虽然看不到杨姐的脸,但是我的脑中却已经浮现出了她的脸蛋,她那双秋水眸。

  我心下像是被猫抓了似的,终究忍不住,轻手轻脚地朝着更衣室走了过去。

  夜晚医院的走廊很安静,我尽量不发出一丁点声音,走的越近,杨姐的的声音就越清晰!走到更衣室的门边,我探过头去,透过那条更衣室的门缝朝着里面看了去。

  只见,宽敞的更衣室里,杨姐上身穿着粉色的护士服,修长的腿,纤细的腰,真是个美女。

  以往她总是穿着这样的衣服,微笑着照顾自己穿衣吃饭睡觉,那时候的她,就像个天使一样。

  可是现在,她却头发凌乱,眯着眼睛,脸颊泛红,嘴里还喊着我的名字!这一幕,让我心跳加剧!想到这里,我的眼睛忽然瞪大,脑子里也一下子窜出了一个以前从未有过的想法。

  对啊!我是精神病,那么不管我做什么,别人都不会觉得奇怪,杨姐也是!以前我发病随地大小便的时候,杨姐都没有责怪过我,反而还微笑着帮我穿裤子。

  那么……就算我现在推开门进去,杨姐也不会说什么的!这个念头使得我血液加速,心脏“砰砰砰!”直跳,脑子里仿佛有个声音一直在说:“推开门!推开门!”终于,我伸出手,一把将更衣室的房门给推开!“砰!”房门撞到后方的墙壁,发出一声轻响,但就是这声轻响,使得杨姐一下子坐了起来!她面色涨红,慌张而又迅速的收拾好自己,这才抬头朝着我看来。

  当她见到来人是我之后,明显地松了一口气,随即才像以往那样温柔而又略带无奈地说:“张千,你怎么不睡觉又到处乱跑,你……”或许是看到我健硕的身材,杨姐那一双美目很明显地瞪大。

  以往的杨姐,虽然每次都会替我穿衣服裤子,但那时候我还在犯病,从来没有往深处想,可今天已经完全不同,因为我已经恢复正常了!她明显心慌了,连忙别过头去,挪开视线,轻声说:“张千,听话,快把衣服穿上!”看到这一幕,我的心下一阵暗喜,果然,杨姐只当我是个神经病,根本往深处想。

  她肯定还以为我是发病了,所以才会闯到这里来。

  我脑子里已经有了主意,所以故意朝着杨姐走过去,走到杨姐身旁之后,我故意嘴里还含糊不清地说:“我要上厕所……”杨姐吓了一跳,还以为我真要撒尿呢,连忙起身躲开,她脸庞通红,却又怕吵醒了其他人,只能轻声说:“张千!别闹,跟我走,我带你去厕所。

  ”一边说着,她还一边伸手来提我的裤子,想要帮我把裤子穿上。

  可我哪里会如她的意,装作往常发病的模样,咬牙切齿说:“我要在这里!你刚刚就在这里上厕所,我也要在这里!”说到这里,我转身就往那凳子上一躺,和杨姐刚才如出一辙。

  与此同时,我也一直在观察杨姐的表情,我发现,她的脸比之前更红了。

  那美丽的眸子里更是闪烁着一阵难为情的光芒,可她的目光,始终没有离开我……她肯定已经知道我发现刚才的事情,所以才会这样,她眼神闪过一抹复杂的色彩。

  因为我是个神经病,她不但不敢跟我发火,反而还害怕我会把这事给说漏嘴,让其他的医生护士知道。

  所以,她站在原地,沉默了下来,明显在想应该怎么办。

  半晌,她咬了咬牙,转身去将更衣室的门关上了,随即,才走了回来,蹲到了我的身旁。

  她脸蛋红红,轻声轻气地说:“张千,你……你要答应我,只有我们俩的时候,你才能在这里上厕所,不然,我就带你去医生那儿打针!”去医生那里打针,就是打安定,强行让病人安静下来,这是医院里所有病人都害怕的一件事。

  我知道杨姐是想要吓唬我,才这么说,所以我装作被吓到了的模样,连忙坐起来说:“不打针……我要上厕所……”“张千,你别动……”杨姐下意识的推开我,“好好好,你别乱动,我帮你。

  ”杨姐的手很漂亮,十分白皙,五指纤细修长,指甲上还涂了淡红色的指甲油,看上去十分养眼。

  只是,我根本就不想上厕所,过了半晌,她发现我没动静,便轻声说:“张千,你没尿,快去睡觉。

  ”我本来就不想,本来就是故意的。

  于是,我又装作发病,嘴里含糊不清地说:“我想上厕所……杨姐,我是不是得病了才尿不出来,我要找医生!”一边说着,我一边起身假意要出去找医院里的值班医生,可杨姐听到我这话,却被吓得脸色苍白,连忙一把拉住我说:“张千,你没病,这是……是正常的,不用找医生。

  ”我皱着眉毛摇头:“不,要找医生。

  ”杨姐急的满头大汗,拉住我的手根本不敢松开,生怕我会跑了出去把大家伙给吵醒,她犹豫片刻轻声说:“不用找医生,我能帮你。

  ”说到这里,她把我扶到凳子上重新坐下!杨姐还有些害羞,别过脸不敢看我,美丽眸子里泛起了一层迷蒙的雾气。

  我心下激动,难道杨姐喜欢我?果不其然,再隔了一会儿,杨姐突然偷偷抬头看了我一眼,我一直在注意着她,见她一抬头,就立马装作原来犯了病的呆愣模样。

  她稍稍放心几分,开始帮我按摩。

  “恩”这么近的距离,看着杨姐那美丽的脸庞,我感觉上天真是待我不薄。

  我一时激动,不小心动了下,她突然一下睁开眼睛,美丽的眸子一动不动地盯住了我。

  被杨姐这么盯着,我心头发毛,坏了,难道杨姐发现我在装病?!可下一刻,杨姐脸上却忽然露出了一抹笑容,说:“张千,现在好点了吗?。

  ”我一愣,因为我还在装病,不能直接回答,只是含糊不清地说:“难受……。

  ”杨姐吃吃一笑,摇头自语说:“就知道和你这个神经病说不清楚。

  ”她嘴里虽这么说,却伸出一只手抓住了我的胳膊,吓的我以为杨姐发现我装病了。

  于是我小心翼翼起来,生怕会引起杨姐的怀疑。

  不过很快我就发现是我想多了,杨姐压根就没发现自己是装出来的,这让我松了一口气,这也让我开始欣赏起面前这个美丽的女人来。

  没想到,杨姐竟有这么美丽的一面,看着她努力帮我按摩的样子,我不禁心里一阵感动!“哼……臭小子,你可真难伺候!”杨姐忍不住嘟囔了一句,但是那句话落入我的耳朵里,却仿佛是在向我撒娇一样,我看向她的眼神,也越来越柔和。

  看着杨姐这般模样,我只觉得眼前这个女人实在太贤惠了,比我之前谈的女朋友还要好,过了好久,她停了下来,目光注视着我。

  我注意到杨姐眼神里的复杂,想到到这里这么久,也没见过杨姐和其他男人在一起,应该是单身。

  不过杨姐这个年纪的女人,肯定有着自己的需要,而我在她眼里就是个精神病人,也不知道现在是做什么,她看到我壮硕的身材,一定会有别的想法。

  难道她这是在犹豫么?我不能给杨姐反应过来的时间,急忙开口道,“杨姐……还没好!”“杨姐给你想办法,你先别吵。

  ”“痛……”杨芸抬头看了看我,她的眼神忽然一变,然后抬头看着我说,“张千,等下芸姐给你玩个游戏,你不许告诉其他人,这个游戏只能你跟芸姐一起玩,知道吗?”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www.customizesiliconebracelets.top/twd.aspx?1781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esiliconebracelets.top/twd.aspx?4155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esiliconebracelets.top/twd.aspx?3603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esiliconebracelets.top/twd.aspx?2590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esiliconebracelets.top/twd.aspx?6903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esiliconebracelets.top/twd.aspx?7302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esiliconebracelets.top/twd.aspx?1592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esiliconebracelets.top/twd.aspx?6024.html